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沂壹讯网

  • 18053939286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安学武与他的《老碾》

2016-6-11 16: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96| 评论: 0|原作者: 冯春明

摘要: 安学武诗歌中“山村的这台老碾/日夜不停的转”的情景,深深的感动了我,它留在我心中的不仅是《老碾》,更是“一场仪式”,一场难以割舍的宏大、庄严的告别仪式。

安学武与他的《老碾》

近日,通过李克风先生的朗诵,在微信上发现了诗歌《老碾》和它的作者“安学武”。

安学武诗歌中“山村的这台老碾/日夜不停的转”的情景,深深的感动了我,它留在我心中的不仅是《老碾》,更是“一场仪式”,一场难以割舍的宏大、庄严的告别仪式。

我一直感觉,文学本来就是存在的东西,是祖先和父母给的,我们需要做的是从我们的生活里、生命里、身体里和头脑里去发现它、挖掘它。在人的生命里,时常会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它会让你在不经意间写出一首诗,我想,安学武先生也许是这样的。

记得小的时候,母亲经常带我们推磨、推碾、烙煎饼,但到了八九十年代,那石磨、石碾就陆续被机械取代了。前些年,回老家过春节,早上醒来,透过窗棂看见母亲独自站在院内的石磨前,她注视着那盘已经不用了的石磨,站了很久,很久。

记得,每年的春节前,母亲几乎整天围着石磨、石碾转,那是“办年”了,当时母亲整天累得腰酸腿痛,但是,母亲那份充实中的快乐,早把一切劳累甩在脑后了。

“娘推过这台老碾/不分黑昼雨天/白发流下汗水/浸透光滑的碾杆。”安学武先生的诗,又把本已过去的一切呈现在我的面前了。但如今,猛然间,这石碾、石磨不再转了,我们不再需要它们了。此刻,我们发现,安学武的《老碾》已经超出了他的文字,“山村的这台老碾”,以一种寂静、庄严的姿势,开始向我们告别来了,“山村的这台老碾/你转了几百年”……诗歌缓缓而来,它仿佛来自一个遥远的天际,我们仿佛听到了“娘推过的这台老碾”的吱呀声,它在缓缓的转着,“转了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

“山村的这台老碾”,“日月同心轮辙/磨平了沟沟坎坎”。老碾是石头做的,远古,我们的祖先开始用摔砸、碰砸的方法,在崩碎的石块中选择人类可用的工具,岁月的长河里,尽管人们不断的更新、变换着制作的方式,但这看似粗糙的石器,却一路陪伴着我们走进现代。当我们祖辈的手与视觉,每日每时的亲近着一件件赖以生存的石器时,“情感”产生了,从此,这冰冷而无感的石碾,被赋予了人的生命的痛楚与欢快的记忆。

从石器时代到近代人们使用石磨、石碾,再到不再用它,实际上是一个时代的终结和开始,这个变化太大了。进入了钢铁时代、信息化时代,我们是否就变好了呢?离开石器进入钢铁,人类按说更加文明了,但战争为什么会依然存在。

品读安学武先生的《老碾》,总有一种沉甸甸的感觉,他的“山村的这台老碾”,无异于一次提醒,我们发现,刚刚告别了“老碾”的时代,便进入一个退变的漩涡,爱情开始退变为性,朋友开始退变为交际,文学开始蜕变为文字游戏,源于生命本初的对于土地的依恋,开始退变为观光,生命中的精神价值开始蜕变为经济价值了。

安学武是一位富有诗性气质的人,他那禁不住的有感而发,恰恰触到了生命的穴道,我们惊喜的发现,他身上有一种智慧和情感上的“早熟”,血液里有一种不可遏止的激情的奔泻,“山村的这台老碾”,在他的笔下,不仅滚动着岁月,也滚动着故事,并隐隐着对过往事物的依恋,暗含着某种幻灭和觉醒。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 .
  • .
  • .
  • .
  • .

文热点

读排行

壹讯客服
在线咨询
壹讯热线
18053939286
微信扫一扫
快速访问本站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