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临沂壹讯网

  • 18053939286
  • 打造本地最大生活服务平台
搜索
猜你喜欢
查看: 689|回复: 0

崔维志:揭秘世界最大细菌战

[复制链接]

30

主题

31

帖子

2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9Rank: 9Rank: 9

积分
24928
QQ
发表于 2016-6-10 11:34: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崔维志:揭秘世界最大细菌战
1943年,侵华日军在鲁西开展惨绝人寰的霍乱作战,这场世界上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细菌战屠杀中国平民427万人,而如此惨毒的一段历史竟掩盖了60年。如今,一个普通的沂蒙汉子,经过10多年的实地调查取证,石破天惊地将这段历史公诸于世,引发了国内外史学界的极大震动。
         
  春风得意时作出惊人选择
  195410月,崔维志出生在山东省沂源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1971年崔维志参加工作,先后在公社粮站、县粮食局、人事局、组织部任职,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他由一名普通干部升为县劳动局副局长,成了全县最年轻的副局级干部。可是就在崔维志的仕途春风得意的时候,他却做出了一个令常人无法理解的惊人抉择,主动要求到党史委工作。
  在县党史委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便以斐然的研究成果被调入当时的临沂地委党史委工作。在临沂工作的18年时间里,他参编、主编了10多部历史专著,两次荣立三等功。在妻子唐秀娥的帮助下,他利用业余时间编著文稿九部,共计750余万字,其中《山东抗日战争纪实》、《山东解放战争纪实》、《鲁西细菌战大屠杀揭秘》获全国近现代史科研成果一等奖。
   谈起自己为什么痴迷于研究战争史,崔维志介绍说,他的老家在沂源县,属于日军制造的“沂鲁无人区”之一,祖父和祖母也都因为得了伤寒而去世,当时他年仅13岁的父亲和5岁的姑姑为了躲避灾祸逃难到了沂南县马牧池乡,一直到解放以后才回到沂源。受家庭的影响,幼小的崔维志对沂蒙山区的革命斗争史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这为以后他解秘鲁西细菌战做了一个很好的铺垫。
  
  一个无意的发现牵出惊天的秘密
  为了调查研究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的资料,崔维志和妻子的足迹踏遍了祖国的万水千山,谈起他是如何发现鲁西细菌战的蛛丝马迹的,年过半百的崔维志面色凝重。19936月的一天,崔维志和妻子为征集《山东抗日战争纪实》的历史资料来到南京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当他们翻开尘封的国民政府案卷时,他看到了这样一句话:“民国三十二年,山东卫河流域曾经发生了一场大霍乱,国人死亡甚重。”可是,关于此次霍乱的具体内容却并没有相关的记载。
   看到这条仅有几十字的记载,崔维志的心头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民国三十二年也就是1943年,当时正是日军侵华最为关键的时候,这简单的几个字里是否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这时,一种强烈的历史使命感和民族责任感涌上心头,长期研究抗日战争史的崔维志激动地对妻子说:“我们一定要想办法揭开它,让世人明白真相,在日军侵华的历史上再添上罪恶的一笔。”  
  说干说干,夫妻二人迅速踏上了寻找这一重大历史证据的征途,他们马上从南京赶赴济南,在省档案馆和省图书馆,他们陷入了浩如烟海的史料当中去,但是,令人遗憾的是却没有发现有价值的线索。初次的挫折并没有让崔维志丧失信心,反而更激起了他探索的欲望,“普通的资料中查不到相关的信息,那么也就证明这一秘密一旦浮出水面,必然将震惊世界。”采访中,崔维志斩钉截铁的对记者说道。
   在随后的几年时间里,他们夫妻二人克服资金上的困难,先后到济南、聊城、鲁西、冀南、豫北等地的档案馆,进行仔细的查阅。另外,他们又赶到了北京、南京、上海、杭州等地遍访曾经在山东战斗过的革命老前辈,查访鲁西细菌战的情况,在拜访的老首长当中,有当时在山东、冀鲁豫、冀南3个抗日根据地担任过主要领导职务的老前辈,如时任中共山东分局书记的郭洪涛、山东分局秘书主任兼统战部长谷牧、冀鲁豫军区司令员赵健民、冀南军区司令员宋任穷等领导人。可所有的老首长均表示不知晓鲁西曾经发生过细菌战。
  眼看着调查走进了死胡同,妻子唐秀娥的一席话提醒了崔维志:“我们去了那么多地方,为什么不到中央档案馆查查呢?”1993年底,夫妻俩又马不停蹄地赶到中央档案馆,他们在这里获得了重大的发现。 由抚顺日本战俘管理所转到中央档案馆的日军战俘19531955年交代材料中,有一批关于鲁西细菌战的口供、笔供、检举揭发材料,还有这次细菌战的策划、准备和实施情况,看到这些内容详实的资料,夫妻二人高兴得相拥而泣。随后,夫妻二人又在卢沟桥抗日战争纪念馆中发现了部分日军战犯关于鲁西细菌战的交代材料。黄天不负苦心人,在经历了漫长的寻找过程后,崔维志夫妻二人终于发现了鲁西细菌战的冰山一角。
  再现60年前的一幕
  “1943年秋,鲁西平原气候异常。 连续几年大旱之后,一场延绵十几天的大雨,将田地与堤坝的红土浇的湿透。济南以西的卫河暴涨。 卫河发源于河南,经河北省流入山东省,由馆陶、临清、德州,再向东北注入渤海湾。临清至德州段又与京杭大运河重叠,从这里乘船可北去天津、南达杭州。由此成为山东、河北两省物资交易的通路。 山东以范县、阳谷县为中心的鲁西平原一带解放区范围内,突然从飞机上落下一些罐头炸弹。罐头里装的就是霍乱菌。‘衣'师团——即具体实施鲁西细菌战的日军北方面军第十二军第五十九师团,司令部驻泰安——的这一作战,其目的就是调查霍乱菌对中国农民的影响。该部队的医生都穿了白大褂,戴了防毒面具。士兵们被告知说,除了自带水壶里的水,绝对不能喝当地的水。”这段节选自日本进步新闻工作者本多胜一、长沼节夫 所著的《天皇的军队》一书向人们记述了当时的情景。
   根据崔维志夫妻二人查找到的资料,卫河流域附近的临清、馆陶、武城等共960平方公里的土地顿时被洪水淹没。洪水所到之处,瘟疫霍乱横行,得此病者剧烈呕吐排泄,排出的大便成米汤状,严重脱水,骨瘦如柴,衰弱至极,几天后即死去。而且传染迅速,一人得病,全家甚至四邻都难以幸免,老百姓一批一批得死去,许多村庄一夜间便有成百上千人死亡,一时间,鲁西、冀南区域内天昏地暗、饿殍千里、腐尸遍地……
  崔维志对记者介绍说,因鲁西细菌战受害区的实地调查仅仅是初步的,整个受害区的中国人民死亡数字统计工作一直未进行,死亡总数字一直未能最后确定,但是从目前已经掌握的资料来看,整个鲁西细菌战的死亡数字是巨大的。根据这些情况,我们暂时把总数确定为日军战俘交代的24个县42.75 万人。
    但这已经是有史以来人类最大规模的细菌战了。
  为了进一步确认这些资料的真实性,崔维志又和妻子数十次深入当年的受害区域进行调查取证,先后采访了高义贤、刘长延、王振东、柏德坤等400余名老人和知情者。每一次调查,崔维志和妻子都泪流满面,受害人和知情者那血泪斑斑的控诉使他俩痛断心肠,也进一步印证了这些史料的千真万确。
  雪藏60年的秘密浮出水面
  采访中,崔维志对记者介绍说,对于历史上规模最大的鲁西细菌战,抗日根据地军民一直认为是日伪军制造的聊城、堂邑、冠县、莘县“无人区”引发的瘟疫,殊不知是日本侵略军实施“方面军第十二军十八秋鲁西作战”(鲁西细菌战代号)制造的“人祸”。因使用生物武器违背国际公法和人道主义,日军细菌战在绝密状态下进行,战役结束后又缄口如瓶,致使这一惨绝人寰的事件真相一直不为世人所知,直到新中国成立后的19531955年,日本细菌战犯在中国和前苏联政府长期教育及政策感召下,主动交代这一罪行,人们才知道鲁西霍乱是日本细菌部队制造的特大惨案。
    20009月上旬,崔维志因为此前出版了《山东抗日战争纪实》,《山东解放战争纪实》等书而声誉鹊起,也因此被受邀出席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5周年"日本右翼势力和中日关系学术研讨会"。在这次研讨会上, 崔维志第一次有机会将细菌战的发现向世人披露,回忆起当时的事情,崔维志难掩心头的激动,“当时坐在我左边的是王选,右边坐的是全国政协文史办公室主任党德信,会议期间党主任带我到全国政协,安排我的论文在《人民政协报》上发表。919日,此文在该报专刊版头条见报,计3500字。这是国内报纸上发表的第一篇关于鲁西细菌战的专门文章。”随后的几年里,崔维志写了大量揭密鲁西细菌战的文章,逐步向世人揭开这一谜团。
  200210月,人民日报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了崔维志与妻子的专著《鲁西细菌战大屠杀揭秘》。同年12月,崔维志应邀出席了在常德召开的首届细菌战罪行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会上,面对全世界一流的专家,崔维志宣读了他在鲁西细菌战方面的研究论文,并出示了细菌战犯关于中国人死亡数字交代揭发材料的复印件,使与会专家大为惊骇,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在这场细菌战中日军竟杀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中国百姓,一时间海内外一片哗然。 正是在这次会议上,一些知名专家学者们称他的发现“不仅改写了侵华日军细菌战的历史,而且改写了世界细菌战的历史”。中科院近现代历史研究所的章伯锋教授称鲁西细菌战为“被隐瞒的篇章”,称崔维志为“侵华日军细菌战山东研究的拓荒者”。
 20037月,人民日报出版社再版了崔维志修订过的《鲁西细菌战大屠杀揭秘》,再次让国人感受到了侵华日军在鲁西罄竹难书的罪行。81日,颇负盛名的世界抗日战争史实维护联合会,在美国纽约举行日本细菌战罪行展览,在这次展览会上展出了崔维志的鲁西细菌战的历史资料和专著,使国际人士大吃一惊。为此,世界史维会于924日在山东省政协召开侵华日军细菌战山东受害者维权座谈会,为表彰崔维志在鲁西细菌战研究和宣传工作中所做出的突出贡献,授予他锦旗一面,上书“民族的情感,历史的责任”,并授予世界史维会荣誉会员。2004年度,崔维志被评为临沂市十大新闻人物。 
  活着就要求索 
   由于崔维志平时忙于工作,实在拖不开身,自己就列好采访提纲,让妻子唐秀娥带着一大堆问题去寻访老人。从1993年到2005年,漫漫10多年的时光,崔维志和妻子为了鲁西细菌战的研究,跑遍了江苏、浙江、河北、河南等20多个省、自治区、直辖市,行程10万余公里,撰写调查资料200余万字,查阅各类档案20余万册,采访抗日战争时期的老干部、受害区域的老人、知情者多达千人,出版有关著作和专刊三部,共计96万字。
  但是在采访中,崔维志大声爽朗的谈话也深深的感染着记者,用他的话来说,“几十年来的求索没有让我感到疲惫,相反,看到这一隐藏60年的秘密重见天日,让更多的人了解日军的暴行,我感觉到了求索的充实和快感。”                                         张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壹讯客服
在线咨询
壹讯热线
18053939286
微信扫一扫
快速访问本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